茶语一闻06 宜兴阳羡茶 贡茶传佳话

中国贡茶第一焙 – “阳羡紫笋茶”

俗话说:开门七件事:柴米油盐酱醋茶。

中国人饮茶,相传已有几千年的历史了。据说神农氏有个水晶肚,可以看见食物在肠胃中蠕动。有一回,他喝下一种树叶,那叶子便在肠胃中查来查去,把肠胃洗涤的干干净净,于是他将这种树叶称之为查叶,后人改称为茶叶。传说毕竟是传说,不可信以为真。茶最早见于文字记载是始自西周,《华阳国志巴志》记载,“周武王伐纣,实得巴蜀之师,茶蜜皆纳贡之。”

唐朝时,饮茶之风大为兴盛,茶圣陆羽所著的《茶经》问世便是标志。

陆羽曾到宜兴考察茶事,他对阳羡茶赞不绝口,称她为“芳香冠世,推为上品”,“可供上方”。由于陆羽极力的推荐,阳羡茶便名扬全国,声噪一时,世人将她与杭州的龙井茶、苏州的碧螺春相提并论,阳羡茶顿时身价百倍,步入了神州名茶的行列。

阳羡茶汤清、芳香、味醇,确实是不可多得的好茶。

宜兴阳羡茶

好马配好鞍,好茶还有要好茶具。阳羡茶出自宜兴,有意思的是全国最好的茶具也出自宜兴。宜兴的紫砂壶扬名天下,用紫砂壶泡茶不走味,貯茶不变色,盛夏不易馊。紫砂壶与阳羡茶真是相得益彰。

饮茶离不开水,好茶还得有好水。陆羽诗云:“不羡黄金罍,不羡白玉杯,不羡朝入省,不羡暮登台,千羡万羡西江水,曾向竟陵城下来。” 西江水就是陆羽家乡竟陵(今湖北省天门市)的水。

阳羡茶与好水也有一段千古佳话。据说王安石得了痰火之症,常用阳羡茶加瞿塘中峡之水烹服,方可见效。有一年,王安石吩咐苏东坡进京时带上一瓮中峡水。苏东坡路过三峡时,误了取中峡水,便用下峡水代之。王安石泡了茶后,便说:“此是下峡之水,如何假名中峡?”苏东坡说:“三峡相连,一气呵成,老太师何以辩之?”王安石说:“上峡水太急,下峡水太缓,惟中峡缓急相融。此水煮阳羡茶,上峡味浓,下峡味淡,中峡浓淡之间。今茶色半晌方见,可知是下峡之水。”苏东坡不得不服。

取中峡水太难,后人便用水质上乘的金沙泉水泡阳羡茶,于是阳羡茶、紫砂壶、金沙泉便誉为“江南饮茶三绝”了。

当然,现代人饮阳羡茶是不可能千辛万苦地去取中峡水或金沙泉水的,用自来水泡茶已经是寻常事了。

“举杯互敬屠苏酒,散席分尝阳羡茶。”如果你出席了丰盛的宴席,散席后不妨喝上一壶阳羡茶。唐朝著名诗人卢仝收到友人孟简送来的用白绢密封并加三道印泥的新阳羡茶,品尝后赞赏有加,写下了脍人口的名诗《走笔谢孟谏议寄新茶》,诗云:“天子未尝阳羡茶,百草不敢先开花。”当年,阳羡茶可是晋京的贡茶,都要赶在皇帝的“清明宴”前献上这一珍品。那时的阳羡茶是分批通过驿道 ,快马日夜兼程送往京城,一刻也不能延误,被称作“急程茶。”有唐朝诗人李郢的诗为证:“凌烟角露不停采,官家赤印连帖催。驿路鞭声砉流电,半夜驱夫谁复见?十日皇城路四千,到时须及清明宴。”

卢仝喝阳羡茶时写下了他的亲身体会,“一碗喉吻润,二碗破孤闷,三碗搜枯肠,枯肠,惟有文字五千卷。四碗发轻汗,平生不平事,尽向毛孔散。五碗肌骨清,六碗通仙灵。七碗吃不得也,唯觉两腋习习清风生。”可见饮阳羡茶是一大乐事,朋友,您饮过阳羡茶吗?。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游妈妈研学网 » 茶语一闻06 宜兴阳羡茶 贡茶传佳话

赞 (0)
分享到:更多 ()